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九百四十三章 老夫人算计
    正文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轻松的语气,自己也放心了“只是这事这么多年了,不一定太容易查出来,毕竟当时大伯他们都还小。”

    花继业倒是有些自己的看法“但是老夫人是当事人,她心里应该最清楚,就是看怎么能得到答案了。”

    玄妙儿点点头“先看看情况的,毕竟过去太多年,怕是这一件事会接连起很多某些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嗯,我知道急不得,并且也尽可能的不去影响无辜之人。”花继业道。

    其实两人都明白,这后院的事情,多少人是真的清清白白的无辜呢

    他们这说着话的时候,花县中已经回到家了。

    想到玄妙儿的那些产业,他真的嫉妒,本来自己不知道这么多,也是今个出去吃饭,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这么详细。

    他回来赶紧找了花老夫人,因为母亲一直在家里,自然是知道的少,可是这么大的事,自己必须让她清楚。

    花老夫人在小院里浇花呢,见到儿子来“怎么又是急匆匆的,我说了多少遍了,做什么事情要稳。”

    花县中道“娘,我知道,这不是跟自己娘说话,我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花老夫人洗了手“进屋说吧。”

    娘两进屋在花厅坐下了。

    花县中把自己打听的,自己去看过的这些铺面跟花老夫人说了一遍之后又道“之前咱们就是都是听说的,但是真的见了你才会知道到底多少,那些铺子跟咱们在边境时候的那些不一样,都是二三层楼那么大的,那铺子的人络绎不绝,并且里边东西的价格死贵,但是还是供不应求,你就说他们多有钱”

    花老夫人听得特使心动“那花继业是花家的,这些咱们是不是能接触一些”

    花县中摇摇头“我就是这么想的,结果问了才知道,玄妙儿说这些都是千府人帮着管理,你想咱们哪能敢跟千府的人争”

    花老夫人沉默了一会,她的脸上有了笑容,她的城府可深着呢“老大,你还是不够沉稳,你想想现在只要让沫如嫁给千醉公子,那枕边风一吹,你觉得玄妙儿还有什么本事能让千醉公子尽心帮他这以后什么不是你的”

    这话提醒了花县中“对呀,还是娘聪明,我就不如娘了,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说到底玄妙儿是个女人,这不管是千醉公子还是南安王,都是因为对她仰慕,但是那个男人能一辈子不娶,等他们有了媳妇,还有谁会在意玄妙儿这个人妇呢到时候她也就完了。”

    “娘说的太对了,我这格局太小了,以后还是要娘多多指点孩儿。”

    “你多听你媳妇的,我让你听她的不是因为她是我的表侄女,而是因为她确实有头脑,你听她的没错。”

    “我明白娘的意思,我会听她的。”

    “那就行,一定让你家的几个孩子不要惹事,我什么都有安排。”

    “知道了娘,那我回去了。”

    看着大儿子出去,花老夫人开始算计了,怎么能快点的让花沫如跟千醉公子搭上呢

    主要是还有一点,那就是花沫如以前不是家里重点培养的姑娘,所以她的才华有点差,心机上也不够。

    之前谁也没想到会忽然的回来,现在他嫡亲的孙女,适嫁年龄的就这么一个,所以花老夫人也是有点着急了,她想着,或许需要自己亲自的教花沫如了。

    想到这,她又把自己的首饰也都拿出来了,这要好好的打造花沫如一番了,要不然,怕是机会不大。

    花沫如现在也聪明了,跟着自己的母亲学习,也很上进,她一定要嫁得好,一定要证明自己。

    花衍生他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太有名的家族,前朝还行,现在基本没什么人知道了,所以他们的回来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但是因为这事关系道玄妙儿,从千醉公子回来之后,玄妙儿的身份又跟着水涨船高了,所以捎带着,也就有人注意花衍生他们了。

    当然,本就盯着玄妙儿和花继业的三王爷那边,早就开始暗中调查花衍生他们了。

    此时的三王爷眯起眼睛听着手下的汇报,听完之后嘴角有了笑容“花画师,几十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了,当年的辉煌不在了,但是人的贪欲不变,看来可以观察观察,有没有我的可用之人了。”

    那个属下赶紧道“主子英明,这个花画师家可以利用。”

    “你继续去看着,有重要的回来汇报。”

    那个属下出去了。

    很快又进来一个属下“禀报主子,五石粉的服用人数越来越少了,属下觉得这个计划怕是不行了。”

    三王爷叹了口气“玄妙儿,花继业,千醉公子,九王爷,逍遥子,天下知,真的很好,你们竟然都针对我,那我就要准备给你们再送更大礼。”他的眼角里充满了谋算。

    说完,他对着属下道“这事就先放放吧,把我们最近的消息给木世子送去一些。”说完递给了那个属下一封信。

    那个属下领命出去了。

    三王爷以前不会主动的给萧岩木或者萧岩鼎信息,因为他要考验他们,现在不一样了,儿子虽然还有几个,但是能派上用场,上得了台面的越来越少了,所以他不能在像以前了,而是慢慢的开始把他们收在身边了。

    其实此时的他有悔恨,如果开始自己带着这些儿子,团结在一起会是什么样

    为什么自己就觉得让他们争斗之后,才能更让他们成长,更有本事呢

    许是年纪也大了,他现在的想法也是越来越感性了,但是他的野心没有变,只是跟以前的方式有些变化。

    晚上,花继业收到消息,之前那个三品的大臣李敏江就在五石粉公开的那天,收到了一笔银子,这是他忽然有钱的原因。

    花继业直接让人把李敏江抓了,送到了一处审讯用的荒废的宅子里。

    因为这个人的罪行还不至死,并且他接触的事情还不够格到千府的地牢里,还有这人可能之后还有用,如果需要放出来,更不能让他知道的太多。

    画满田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