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九龙圣祖 > 第2538章 最没骨气的所司
    “云笑?他竟然是云笑?”

    韦常青还没有反应过来,在那里意气风发喝骂出声,但旁观诸多修者却都是听到了他口中之言,当下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说这些北元城的修者们,对于云笑和雪弃这副形貌,一时之间还没有意识得太过明确的话,那对于这个名字,却几乎已经是无人不知了。

    当众人将云笑这个名字,和天空上那个粗衣青年对应起来之后,都是再无怀疑,同时也明白了这个粗衣少年,为何一来北元城就直接将帝后雕像轰成碎片了。

    要说在九重龙霄之中,最近一段时间最为火爆的消息是什么,恐怕就是在西域和北域发生的一连串变故了,那简直就是石破天惊啊。

    原本只是苍龙帝宫总部通缉的一个要犯云笑,连灭八城帝宫所,最终在至圣境巅峰的陆家族长手中逃出生天,并且还拿了雪弃为质。

    如此战绩传到各大修者耳中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怀疑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说那乃是以讹传讹的谣言,根本不足取信。

    但当这些消息传得越来越是有鼻子有眼的时候,诸多修者们就变得将信将疑了,所谓众口铄金,由不得人不信。

    只是这些北元城修者们没有想到的是,那尊连陆绝天都杀不了的煞神,有一天会光临北元城,同时他们的目光,都向那已然倒下的化玄境中期修者看去。

    “这还真是找死啊!”

    不少修者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做那个出头鸟,要不然灵魂湮灭的可就是自己了。

    如今的九重龙霄,没有人不知道云笑和苍龙帝宫已是水火不容,谁要是敢在那粗衣青年面前力挺苍龙帝宫,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一个只有洞幽境巅峰的年轻人,竟然能做到这一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当此一刻,诸人的目光再次转到那依旧怒意满脸的韦常青身上,尽都噙着一抹淡淡的戏谑。

    各大城池的帝宫所,大多都只是以武力震慑,并不是说他们就有多得人心,甚至在那些普通修者的心中,还一度生出厌恶之感。

    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此刻看到韦常青犹不自知,以区区洞幽境后期的修为,对着云笑喝骂出声,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所司大人,他……他是云笑啊!”

    见得韦常青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大长老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作为情报掌权者,他这些天收到关于云笑的情报都快难成了山。

    从那些情报之中,大长老知道这个叫云笑的年轻人到底是有多狠辣,此刻他都想就此抛弃身旁这个愚蠢的所司大人,自行逃命了。

    “管他什么云……云……,你说……他叫什么?”

    大长老的第二次提醒,差点也让韦常青直接爆发了,不过再一次的怒喝声出口后,却是变得有些结巴,心底深处,也终于是升腾起一道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恐怖身影。

    “云笑!”

    帝宫所大长老第三次说出这个名字,终于是让韦常青沉默了,他身形微有颤抖,眼眸之中的傲气与得意,也在这一瞬之间化为了恐惧,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要说这位北元城帝宫所所司韦常青不知道云笑的名头,那肯定是假的,甚至这些天以来,他还一直担心云笑杀到北元城,让北元城帝宫所也覆灭呢。

    偏偏在那个煞星出现在北元城的时候,韦常青竟然有眼无珠,连如此大名鼎鼎的人物都没有认出来,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那个……云笑少爷,其实这是个误会!”

    再次凝视着云笑看了半晌之后,韦常青开口所说的话,差点让所有人下巴都掉到了地上,这位不是苍龙帝宫的死忠吗?怎么可能向苍龙帝宫的仇敌妥协呢?

    就连那些帝宫所的长老们也是惊得呆了,不过他们感同身受,却是很快明白了过来,暗道在性命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谁还会对苍龙帝宫忠心耿耿呢?

    说白了,苍龙帝宫只是用武力震慑住大陆各大家族宗门罢了,像这些偏远城池帝宫所所司,也并非是苍龙帝宫的嫡系。

    韦常青就算是再自信,也不可能自信到自己就能抗衡云笑,这位可是在至圣境巅峰强者陆绝天手中,都能抗衡数招的妖孽人物。

    当初碧雷城的那场大战,很多人都是亲眼所见,抛开云笑最后拿雪弃为质这一点,在那之前可是和陆绝天真刀真枪打了一架。

    虽然那个时候云笑被弄得狼狈不堪,但事实上是在陆绝天的几招之下,他都没有直接身死,最后还拿住雪弃为质,反转了局势。

    韦常青这个只有洞幽境后期的帝宫所所司,莫说是在至圣境巅峰强者手中坚持数招了,就算是对上一个至圣境初期的强者,他也未必能坚持一招半式。

    如此对比之下,韦常青也就不做那些无用功了,任何人都是惜命的,当此一刻,他知道再守着苍龙帝宫的尊严不放,恐怕就是性命不保的下场。

    韦常青心中清楚,就算是自己为了苍龙帝宫而死,帝宫总部的那些大佬们,也未必会记得自己的名字,在他们眼中,自己也就是一个偏远城池的蝼蚁罢了。

    “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最没有骨气的帝宫所所司了!”

    骤然听得韦常青的话语,云笑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说出来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诚如他所说,至少之前他遇到过的帝宫所所司,还从来没有如此软骨头的。

    但那也是云笑一上来就喊打喊杀,根本没有给那些城池帝宫所所司机会,在如今他已经打出偌大名头之后,韦常青自然是保命要紧了。

    “可惜啊,你终究是苍龙帝宫的走狗!”

    云笑感慨了一句之后,随之摇了摇头,让得韦常青脸色不由倏然大变,紧接着身形一掠之间,瞬间掠出了百丈之远。

    看来韦常青就算刚才是在妥协,也从来没有想过对方能放过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他就想到了逃命,甚至是连帝宫所诸多长老都不管了。

    “大家快逃啊!”

    见得所司大人都逃了,众帝宫所长老们也是早就被吓破了胆,听得大长老一道高呼声发出,诸多帝宫所长老便呈鸟兽散,朝着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没用的!”

    见状云笑不由轻叹一声,紧接着仿佛一阵微风刮过,那些朝着四面飞掠而逃的帝宫所长老们,身形戛然而止,然后如下饺子一般从空中掉落,再也没有了丝毫气息。

    “是灵魂湮灭!”

    刚才见过了某人异状的围观修者们,第一时间已然明白过来,知道云笑是再一次施展了那种灵魂湮灭之术,这样无形无迹的诡异手段,简直可畏可怖。

    以云笑如今的实力,对付这些最多洞幽境初期的帝宫所长老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不过当他灵魂之力扫过那逃出数百丈的所司韦常青时,却不由怔了一下。

    因为在云笑灵魂之力的扫袭之下,那洞幽境后期的韦常青竟然只是身形迟滞了一瞬,便又飞掠出了数十丈。

    要知道自癸水城离开之后,云笑无论是脉气修为还是灵魂之力都又有所精进,按理说那只有洞幽境后期的韦常青,绝不可能应付得如此轻松。

    “这家伙,竟然是一名圣阶中级的炼脉师?”

    不过云笑在仔细感应了一番之后,终于是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逃走的韦常青,并不是普通的洞幽境后期修者,其灵魂之力赫然也达到了圣阶中级。

    云笑强悍的灵魂之力,再加上两条祖脉之力的加持,对付一些化玄境阶别的修者,基本都能做到灵魂瞬间湮灭,这就是灵魂祖脉之力的强悍之处。

    但是对一些灵魂强者而言,简单的灵魂湮灭就不可能收到如此之好的效果了,比如说那圣阶中级炼脉师韦常青,就明显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云笑先前也是太大意了,没有注意到这家伙居然是一名高阶炼脉师,不过看着韦常青离自己已经有数里之远的身影,云笑并没有感到丝毫气馁。

    嗖!

    只见从云笑的后背双肩之下,陡然冒出一对宽达数丈的银色羽翼,紧接着这个背生双翼的粗衣青年,便如同一道银灰色细线一般,数息之间就掠近了韦常青的身后。

    如此速度,让得北元城围观众人都是发出一道道惊呼,对比了两者的速度之后,他们忽然觉得那帝宫所所司韦常青有些悲哀。

    因为两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云笑的速度比起韦常青快了十倍不止,短短数里的距离,真是转瞬即至。

    不得不说韦常青确实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圣阶中级炼脉师,反应速度都分属一流,在感应到身后的一抹炽热之后,他的整个身形是朝着旁边让了开去。

    一朵血红色的火焰,仿佛一朵盛开的血红色大花,在刚才韦常青所在的位置悄然绽放,若是他一个躲避不及,恐怕就是被焚烧成一堆灰烬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