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史上最强狂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血幽冥教
    “呵呵,辣手摧花?辣手摧花也是需要本事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阡陌姑娘不屑一笑。

    “是的呢。既然如此,那我就向你验证验证,我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话音未落,血袍男人抬起右手,掌心对准阡陌姑娘。

    阡陌姑娘脸色猛地一变。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

    阡陌姑娘当即摆起防御架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哈哈哈,没用的。”

    血袍男人哈哈一笑,随后,他那抬起的手掌,朝着阡陌姑娘所在的方向,猛地隔空一握!

    轰!

    一道血红的光柱,从他的掌心之中爆发而出,犹如一把利剑一般,笔直射向阡陌姑娘!

    阡陌姑娘手握长剑,猛地一挥,一道璀璨的剑光席卷而出,犹如大潮波浪一般,与那血红光柱对撞而上!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璀璨的剑光直接爆碎,甚至连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就化作成了虚无。

    阡陌姑娘见状,瞳孔微微一缩,但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手中的长剑插在地上,嘴里发出一声娇喝:“剑盾!”

    话音未落,一道巨大的灵剑虚影从长剑之中投射而出,挡在四人的面前。

    那道血色光柱撞击而来,撞在剑盾虚影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瞬间,虚影表面便出现了一道裂纹。

    紧接着,裂纹越来越多,几乎是在几个呼吸之间的功夫,裂纹便覆盖满了剑盾的整个表面,犹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

    “好强大的力量!”

    阡陌姑娘脸色凝重,双手死死握紧长剑,掌心之中早已出满汗水。

    杜江樱子见势不妙,当即迈步向前,想要帮助阡陌。

    林尘却伸手拦住杜江樱子,轻声说道:“无需帮她,她能应付得了,相信她。”

    “好吧。”

    杜江樱子只好点头答应。

    但是,杜江樱子全身的神经,同样也是绷了起来,显然,一旦阡陌姑娘有所不敌,那么,她就会立刻出手相助。

    终于,剑盾撑不住了,“轰隆”一声巨响,爆炸成了漫天的光点。

    至于那道血红光束,之前的颜色非常浓郁,如今却已变得无比稀薄。

    等它冲到阡陌姑娘面前之时,便噗的一声,消失不见。

    血袍男人微微一笑:“哟?不错呢。”

    阡陌姑娘不屑一笑:“看来你没有那个本事呢。”

    “呵呵,是吗?”

    血袍男人呵呵一笑。

    话音未落,阡陌姑娘便感觉自己的双腿,突然变得无力,然后她便不受控制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阡陌姑娘自己都愣住了。

    她的双腿完全麻痹,丝毫劲儿都提不起来,因此根本无法站起来。

    “阡陌姐姐,你怎么了?”

    杜江樱子急忙扶起阡陌。

    阡陌姑娘轻轻摇头:“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家伙好像是在用毒了。”

    “用毒?呵呵,开玩笑呢,对付你这种漂亮的姑娘,我还用得着用毒?再说,你长得这么漂亮,我可不忍心用毒,否则伤了你那美丽的脸蛋,可就真是暴殄天物呢。”

    血袍男子呵呵一笑说道。

    阡陌姑娘冷眼盯着他不放,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乃帝域凌霄殿二弟子,报上你的家门,我不杀无名之辈!”

    阡陌姑娘搬出凌霄殿的名头,就是想要借机震慑一番,把他吓走。

    “你看我这记性,你不说,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呢。”

    血袍男子一拍脑袋,继续说道:“我叫冷染血,来自于血幽冥教。你呢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血幽冥教?”

    阡陌姑娘瞳孔稍稍一缩。

    杜江樱子也是脸色一变。

    “血幽冥教是什么?”

    林尘眨了一下眼睛。

    “血幽冥教,战武大陆著名的杀手组织,八大魔教组织之一,无恶不作,臭名昭著,曾经的教主,第二十一任血幽冥,曾经差点毁灭帝域六阁之一的日月阁。”

    阡陌姑娘严肃的说道。

    “哈哈哈,小姑娘,没想到你还挺有见识的嘛,不愧是凌霄殿二弟子。”

    血袍男人哈哈一笑,继续说道:“不过,那是第二十一任教主,现在我们血幽冥教的教主,已经是第二十三任了呢。”

    说到这里,血袍男人语气陡然变得阴森,直勾勾的盯着阡陌姑娘问道:“小姑娘,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要与我抢东西吗?”

    阡陌姑娘有些犹豫。

    血幽冥教是战武大陆臭名昭著的魔教组织,一旦招惹,那么定将终日不得安生。

    说实话,阡陌姑娘非常不想招惹这样的麻烦。

    但是,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又不想放弃好东西。

    因此,阡陌姑娘只好转头,用她那求助似的目光看向林尘:“怎么办?”

    “你有几分把握打败他。”

    林尘摸着下巴问道。

    “打败他并不麻烦,但是想要杀掉他恐怕有些麻烦。一旦我们与他真正交火,那么只有将其灭杀,否则一旦风声走路出去,我们将会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血幽冥教毕竟是个暗地里的杀手组织,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如果无法做到斩草除根,那么我们将终日不得安宁。”

    阡陌姑娘颇为担忧的解释道。

    “这样啊……”

    林尘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阡陌姑娘求助似的看着林尘。

    “放心,交给我吧。”

    林尘微微一笑,拍了拍阡陌姑娘的肩膀。

    “呃……”

    阡陌姑娘眨了一下眼睛。

    他想做什么?

    难道是想大开杀戒?

    不可!

    一旦惹上血幽冥教,那么,即便是他,也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

    林尘站起身来,抬头看着上空之上的血袍男人,说道:“兄台,你来这里,是想得到什么东西?说不定我们双方要找的东西,并非是同一个,若真如此的话,我们双方并不冲突。”

    “在与我说话之前,首先报上自己的家门。你是什么人,是这两位美丽的姑娘派出来的代表吗?”

    血袍男人问道。

    林尘回答道:“差不多吧。我叫林尘。”

    “林尘?好熟悉的名字,我似乎曾经在哪儿听过。”

    血袍男人轻声呢喃,虽是轻声,但是,林尘三人都能清楚地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