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死亡救援 > 第331章 动我要先问她
    压在我身上的力量其实并不大,但正好砸中我小腹下柔软部位,一阵不自然的痛楚传来,让我冷不丁低哼了一声。

    我一出声,明显感到压在我身上的东西颤了一下。就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居然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谁?”话音未落,“唰”一声响,跟着一个尖锐物顶在了我的身上。

    当听到那一声低沉的“谁”,我立刻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当时我的心脏就剧烈跳动起来,我压低声音说道:“女、女神!你、你怎么会在这?”

    没错,忽然跳上金属台,压在我身上的人,正是分开多时的女神安北陌。原本我以为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万没想到在最不可思议的时间,最不可思议的场合,她就这么不可思议的出现了。

    听到我的声音,安北陌也是震惊不已,她收回顶在我身上的匕首,掩饰不住惊喜的低声问我:“是你?你怎么会......”她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身上的照明灯。

    微弱的灯光亮起,在距离我眼前不到十几公分的地方,出现了一张冷艳的面孔。

    再一次见到这张令我沉迷的容颜,要不是我双手被箍住,真想捧过来狠狠的亲上一口。

    安北陌飞速在我身上扫了一遍,发现我是被固定在这个台子上,立刻眉毛一挑,眼睛微眯,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气。

    “谁干的?”安北陌冷声问我。

    我不答反问:“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伤怎么样了?”一瞬间,我脑子里冒出许多需要立刻告诉安北陌的话,于是不等她回答,我就又急促的说道:“对了,李教官出现,他反水了!他早就知道这里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像创世那样,控制飞船里的一切,你一定要当心!”

    我们俩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太多,一时半会儿根本说不清,我着急之下无法从头说起,刚才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反倒把安北陌给说糊涂了。

    “李教官?他早就知道飞船上的一切?”安北陌不敢置信的反问我:“也能像创世那样控制飞船是什么意思?创世又是谁?”

    我这才想到安北陌还不知道创世的事情呢,正要解释,忽然想起什么,立刻对安北陌说道:“你快离开这里,他们现在肯定已经发现你在这了。创世就是控制这里一切的智能计算机,它能遥控武器攻击,你快走!”

    安北陌轻哼一声说:“别担心,我在这下面有一会儿了。我发现在这里反倒比上面安全!”

    我一愣,正要问为什么,忽然一直移动的金属台竟然停住了。我们俩都是一怔,我连忙对安北陌说:“不好!这是到了给我动手术的地方了!”

    “动手术?”安北陌声音又冷了几分,说道:“为什么给你动手术?他们想干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来不及回答她的问题,安北陌说着话的时候,也已经从我身上跳下去,关掉照明躲进黑暗之中。

    我嘱咐她说:“你要小心!”安北陌用细微的声音回答我:“放心,我就在你附近。”顿了顿,她又霸气的补充了一句:“想动你,那要先问我同不同意!”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安北陌这几句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紧张了,再想到自己要被开颅换脑,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时,金属台开始上升。周围仍旧是一片的漆黑,我看不到身在何处。过了没多会儿,金属台停住,四周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安北陌脱困,既让我放下了悬着的心,同时也恢复了一些绝地反击的信心。

    之前安北陌几人被抓住是我亲眼所见,如果安北陌能脱险,说不定其他人也脱离了创世的控制。只是刚才给我们说话的时间实在太短,以至于我都没来得及问其他人的情况。

    “啪!”猛然间眼前亮起格外刺眼的灯光,我眼睛一时接受不了,连忙紧闭。过了好一会儿,再试着睁开,发现依旧无法适应对面的强光。

    不过我心里清楚,这种高亮度射灯,正是手术室里专用的照明设备,看来果然是到了给我换脑的地方。

    我不看顶上的射灯,扭头向四周看去,等我看清周围的情况,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

    我所身处的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绑着我的金属台就在这个房间的正中央位置。而以我为中心,居然围满了好几圈高矮不一的机械手。

    对,就是机械手!它们如同电线杆一样,笔直的立在地上,高的有两米多,矮的也不低于一米。每一只大概有成人手臂粗细,躯干上有好几道关节,想来工作时,它们能自由弯曲,随意变换角度。

    我粗略数数,起码要有五六十只。但这不是让我吃惊的地方,让人看了最心颤的,是这些机械手的顶端。

    每只机械手顶部都有一个奇特的小工具,刀、剪、钳、夹、镊什么都有,我甚至还看到了小型电锯。

    这个场景估计任谁看了都没法平静吧!

    我暗自嘀咕,要给我做换脑手术的,不会就是这些机械手吧?这堆冷冰冰的金属,能像人那样细致、精确吗?它们能处理应急突发事件吗?随即转念一想,我还操这个心干嘛,手术成不成功,我都是离不开这里了。

    这地方太渗人,简直比龙潭虎穴还要可怕,我心里忍不住把创世一通咒骂。

    这时头顶传来一阵响动,我眯着眼睛往上看,只见从屋顶上探下来一只机械手,夹着一个圆环似的东西向我头顶靠近过来。

    “我靠!这是要给我带个紧箍咒吗?”我实在忍不住喊了出来。面对这些冰冷的机械,我此刻真希望旁边有个人能和我说几句话,哪怕这个人是敌人也好,总好过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些金属怪物。

    还真是让我猜着了,那个金属环果然就套在了我的头上。即便我来回晃动脑袋,也没能躲开。

    一阵冰凉从头上传来,然后我感觉那铁环在收缩,当和我的头部完全契合之后,“铛”一声,铁环固定在了金属台上,我的脑袋顿时再不能移动半分。

    眼睁睁看着自己任由摆布,那种无力感难以言表。这跟胆子大小没有关系,在这种状况下,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绝望。

    这时又有机械手活动的声音传来,可惜我无法再转头去看,只能拼命的把眼球向声音的来源处瞥。

    根本看不到,声音在我视觉死角,我不知道这只机械手会对我做什么,紧张之下,浑身开始变得紧绷起来,顿时沁出一身汗水。

    身体有些发热,不,确切的说是头上很热。我开始以为是自己紧张导致的,后来发现不是。因为那热度在慢慢升高,最后我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头顶在被用火灼烤一般。

    “喂!喂!”我大声喊叫起来:“创世,你听到我说话吗?这就算手术开始了吗?你不会连麻醉药都不用,就把我脑袋打开吧?”

    没人理我,创世就如同彻底哑巴了一样,自从李教官出现之后,它就再也没和我交流过。不过我知道,我的话创世肯定能听到。

    幸好头上的热度到达一个限度之后,就不再升温。即便如此,我也感觉头顶快要被融化了一般。

    就在我忍着头顶的难受,心里骂街时,冷不丁一阵冷风吹在我的头顶上,让我浑身就是一颤。

    这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究竟在搞什么鬼?正自茫然不解,忽然在强光之下,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空中飘飞。

    是头发!

    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的一番冷热来回折腾,原来是把我的头发都给去除了。这种剪头手艺,还真是独特。

    “嗡~”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这次我用余光看见了,是我旁边的那个小型电锯启动了。看到这个工具被启动,我不自禁的浑身一颤,破口骂了一句。

    也不知道安北陌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估计她正在想办法怎么进到这里来救我吧。可惜她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创世对这次换脑手术早已准备良久。可能等她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

    我脑中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忽然一个怪想法跳了出来,创世不会换了脑子以后,继续冒充我和安北陌交往吧?

    想到这个,顿时一股怒火油然而生,聚集在胸口无处发泄。

    有时我都觉得自己奇怪!创世要挖走我的脑子,我都没怎么生气。反而想到它有可能去欺骗安北陌的感情时,倒让我爆发了雷霆之怒。

    “我告诉你创世......”我怒吼道:“你最好离她远点,否则......否则.......”否则什么,我却说出来。

    我也不管创世懂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我不喊出来,就如鲠在喉。可一想自己根本什么都阻止不了,又什么狠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小型电锯在我耳边一直不停的响着,弄得我更是心烦意乱,恨不得自己能给自己一拳,把自己打晕过去。

    “你要是暂时不用这电锯,能不能先把它关了?”我对着空气说道:“吵得我心烦!”我脾气此时已经坏到了极点,也已经没什么可顾忌的了。